人才流失 有科室停诊 “儿科医生荒”调查
发布日期: 2019-09-09

  “有一次值夜班,半夜三点,一个父亲抱着发烧的孩子来到医院,拍着桌子吼我,‘限你在半个小时以内把烧退下去,退不下去,你就是个庸医!’我给他解释病情,家长完全听不进去,‘我听不懂,反正你得在半个小时内给我把烧退下去。’我真的很怕他一下打到我身上了。类似情况,我在临床上遇到过不止一次。”曾经在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儿科工作的范珍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医生全部病倒,儿科暂停接诊!”近年来,全国多地多家医院出现由于儿科医生资源紧缺,儿科不得不停诊的情况。儿科医生人才流失,已经从特殊现象变成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

  与此同时,国家卫健委、教育部等多部门陆续出台相关政策和配套措施,从人才培养、待遇提高、政策倾斜等多维度力图缓解儿科医生荒。经过近几年的努力,我国儿科医生数量总体有所提高,儿童卫生服务体系日趋完善。

  不过,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医生资源缺口仍未完全填补。培养时间长、待遇不高、工作压力大、医患关系紧张等多原因造成了我国儿科医生紧缺的现状。

  “儿科医生难在什么地方?第一是收入,第二是压力。”范珍说道,“那段时间我很迷茫,每天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感觉自己像个机器,在流水线作业。发烧、拉肚子,儿科多发病的处理方法大同小异。自己学习了这么多年的专业知识,经历本科、研究生、规培,拿了各种证,难道一辈子就只能做一台机器吗?”

  工作了两年的范珍,成为一名母亲。是做一名好妈妈,还是坚持在医院岗位上?范珍陷入两难。

  公立医院夜班临床医生紧缺,范珍在公立医院期间每天的工作就是值夜班、查病房、坐门诊看病。医院儿科的工作量非常大,范珍每4天就要值一个大夜班,整个通宵不能睡觉,住院总医师每周只有一天假期。

  适逢一家私立诊所向范珍抛出了橄榄枝,岗位与所学专业契合,不需要上夜班,可以兼顾工作与家庭,范珍于是决定离开。

  范珍只是近年来我国公立医院儿科医生流失现状的一个缩影。工作量大、待遇不高、压力大、医患关系紧张,已经成了儿科医生的代名词。

  范珍介绍,儿科一般被称为“哑”科,因为真正的患者不会描述病情,家长极度关注和焦虑。“公立医院儿科诊室常见的场景一般都是这样的:一张桌子,医生在中间,旁边都是患儿和家长,里三层外三层,严严实实,家长和患儿所有人都在叽里呱啦地说话。因为患儿太多,医生没有时间过多解释,因为后面还有好几十个病号在排队。”

  范珍介绍,与公立医院相比,私立医院在就诊体验上更占优势。由于范珍所在的医院采取预约制,平均一个患者有20〜30分钟的就诊时间,医生有充分时间向家长解释疾病情况,化解家长和患儿的疑虑。

  压力和风险之下,不少儿科医生选择离开。“除了从公立医院转到私立医院工作的,还有的儿科医生转行做起药品销售,卖起了奶粉,甚至转到了医院后勤。我就看到多个已经到了副主任医师级别的医生却最终选择到医院后勤工作。因为她就觉得已经在临床上多年,香港现场报码不愿再承担儿科医生的压力和风险,只希望安安静静地退休。”范珍说道。

  2016年5月,原国家卫计委等6部门制定了《关于加强儿童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与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到2020年,建立健全功能明确、布局合理、规模适当、富有效率的儿童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加强儿科医务人员队伍建设,每千名儿童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达到0.69 名。

  最新数据显示,我国每千名儿童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已经超过上述目标。据国家儿童医学中心发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我国拥有儿科医师23万人,每千名儿童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为0.92人。

  根据国家儿童医学中心主任、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倪鑫此前介绍,美国每千名儿科执业(助理)医师1.5人,相比之下,我国儿科医生数量缺口仍然巨大。

  “一个儿科医生治疗一个病人,往往能够影响他的一生,这种成就感是没有任何职业能给予的。”接受记者采访时,北大第一医院儿科主任姜玉武说起自己选择儿科专业的初衷,仍然言语真挚。

  姜玉武介绍,在早期,我国医学生更愿意选择普外科、儿科这类大科目,而很少有人愿意到放射科、皮肤科之类的小科学习。不过,现在的情况与过去不同。如今这些收入相对较多、工作轻松、很少面临患者死亡情况的小科成了热门,儿科、急诊科这些专业成了没有人报名的专业。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尝到了甜头,2015年3月至8月,徐翔、竺勇与赵兴龙等人就再次增发东方金钰股票合谋达成一致,由徐翔负责二级..[详情]

  在拉升股价后,王飘扬减持,徐翔接盘,双方约定减持底价按每股38元计算,超出部分五五分成。..[详情]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香港今天开码结果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