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文档: 译文:南齐书卞彬传
发布日期: 2019-10-07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卞彬,字士蔚,济阴冤句人也。祖嗣之,中领军。父延之,有刚气,为上虞令。彬才操不群,文多指刺。州辟西曹主簿,奉朝请,员外郎。宋元徽末,四贵辅政。彬谓太祖曰:“外间有童谣云:‘可怜可念尸著服,孝子不在日代哭,列管暂鸣死灭族。’公颇闻不?”时王蕴居父忧,与袁粲同死,故云尸著服也。服者衣也,褚字边衣也,孝除子,以日代者,谓褚渊也。列管,萧也。彬退,太祖笑曰:“彬自作此。”齐台初建,彬又曰:“谁谓宋远,跂予望之。”太祖闻之,不加罪也。除右军参军。家贫,出为南康郡丞。

  彬颇饮酒,摈弃形骸。作《蚤虱赋序》曰:“余居贫,布衣十年不制。一袍之沴,有生所托,资其寒暑,无与易之。为人多病,起居甚疏,萦寝败絮,不能自释。兼摄性懈惰,懒事皮肤,澡刷不谨,浣沐失时,四体?々,加以臭秽,故苇席蓬缨之间,蚤虱猥流。淫痒渭濩,无时恕肉,探揣护撮,日不替手。虱有谚言,朝生暮孙。若吾之虱者,无汤沐之虑,绝相吊之忧,宴聚乎久襟烂布之裳,服无改换,掐啮不能加,脱略缓懒,复不勤于捕讨,孙孙息息,三十五岁焉。”其略言皆实录也。

  除南海王国郎中令,尚书比部郎,安阳醉酒男女雨夜掉进5米深坑!安吉令,车骑记室。彬性好饮酒,以瓠壶瓢勺杬皮为肴,著帛冠十二年不改易,以大瓠为火笼,什物多诸诡异,自称“卞田居”,妇为“傅蚕室”。或谏曰:“卿都不持操,名器何由得升?”彬曰:“掷五木子,十掷辄鞬,岂复是掷子之拙。吾好掷,政极此耳。”永元中,为平越长史、绥建太守,卒官。

  彬又目禽兽云:“羊性淫而狠,猪性卑而率,鹅性顽而傲,狗性险而出。”皆指斥贵势。其《虾蟆赋》云:“纡青拖紫,名为蛤鱼。”世谓比令仆也。又云:“科斗唯唯,群浮暗水。维朝继夕,聿役如鬼。”比令史谘事也。文章传于闾巷。

  永明中,琅邪诸葛勖为国子生,作《云中赋》,指祭酒以下,皆有形似之目。坐系东冶,作《东冶徒赋》,世祖见,赦之。

  又有陈郡袁嘏,自重其文。谓人云:“我诗应须大材迮之,不尔飞去。”建武末,为诸暨令,被王敬则所杀。

  译文:卞彬字士蔚,济阴寃句人。祖父嗣之作过中领军。父亲延之,有刚正之气,为上虞县令。 卞彬才能品行都与众不同,文章有很多指斥讥刺世弊的地方。州府征召他为西曹主簿,奉朝请,员外郎。宋元徽末年,由四位贵人辅政。卞彬对后来成为齐高帝的萧道成说:“外面有童谣说: ‘可怜可念尸着服,孝子不在日代哭,列管暂鸣死灭族。’您是否听说过?”当时王蕴父亲

  亡故正在守孝,后和袁粲同死,所以说是尸着服。服就是衣,褚字偏旁为衣;孝字去掉子而用日字代替,这说的是褚渊。列管,即是萧。卞彬退出之后,萧道成笑着说;“这首童谣是卞彬自己作的。”齐朝建立初始,卞彬又说:“谁说宋很

  遥远?踮起脚尖便能望见它。”齐高帝听了这话,也不怪罪。卞彬被授予右军参军之职。他家贫穷,外任南康郡丞。

  卞彬颇能饮酒,放浪形骸。作《蚤虱赋序》说:“我居家贫困,粗布衣裳十年没有添制。一件麻衣布袍,就是我生命的寄托,凭借它度寒过暑,从来没有更换。身体多病,起居粗疏简易,裹着破棉败絮而睡,不能自解。更兼秉性松懈怠惰,懒于侍弄皮肤,洗刷不勤,沐浴失时,四肢多毛,加上恶臭污秽,所以在苇席蓬带之间,跳蚤叽虱遍布丛生。周身奇痒,无时无刻,抓摸挠痒整日不停。谚语说,早上出生的虱子傍晚就有后代。像我身上的虱子,没有热水洗刷的愁虑,断绝了互相哀吊的忧思,在长期不铣的烂衣破裳之间宴享聚会,衣服从不变换,手掏齿啮不能加于身;我性格轻慢不拘迟缓懒散,又不勤于搜捕

  征讨,所以它们子子孙孙,在此已繁衍了三十五年。”这裹用简略的语言所概括的都是真实的记录。

  授卞彬为南海王国郎中令,尚书比部郎,安吉县令,车骑记室。卞彬生性喜好饮酒,以葫芦、瓠瓜、杬木皮作为菜肴,戴丝帽十二年也不变换;用大葫芦作火笼,所用物具大多是些奇奇怪怪的。他自称为“卞田居”,称妻为“傅蚕室”。有人劝谏他说:“您一切的仪态品行都不持守,那么名誉爵位怎么能够上升?”卞彬说:“掷五木,掷了十次便收藏起来,这是掷子者的笨拙。我喜欢掷五木,正想把它掷个痛快。”永元年间,为平越长史、绥建太守,死在任上. 卞彬又作了《禽兽决绿》,认为禽兽是:“羊性邪恶而狠毒,猪性卑鄙而率直,鹅性顽固而傲慢,狗陆险恶而奸诈。”这都是指斥权贵。他的虾蟆赋》写道: “系青带拖紫袍,名叫蛤蟆.”世人说这是比喻令仆。其中又有: “蝌蚪唯唯诺诺,群集浮游暗水。曰以继夜地奔忙,被役使得像鬼一样。”世人说这是比喻令史谘事。卞彬的诗文流传于民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香港今天开码结果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